E-mail : xitang@126.com郑州市紫荆山路72号裕鸿花园D座5层

彭森:按照难易程度来考虑改革顺序 把硬骨头放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彭森

  新浪财经讯 由莫干山研究院主办的“2019春季莫干山会议”于4月12日在北京召开。主题为“财政与金融:趋势、挑战和选择”。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彭森出席并致辞。

  彭森称,我们过去长期改革的思路,是按照问题难易程度来考虑改革的顺序,把“硬骨头”放到后面。今天我们讨论财政金融体制的改革,很多是我们面临的“硬骨头”的改革、深层次的改革、制度性的改革。

  以下为致辞全文:

  彭森:大家早上好!非常高兴,在这春暖花开、桃李满园的季节里,大家相聚在北京西山卧佛山庄,参加一年一度的春季新莫干山会议。

  首先,我代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向新莫干山会议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时间有限,我又不是金融方面的专家,我就想用10分钟的时间简单地讲一讲中国改革,特别是市场化改革的长期性、复杂性和艰巨性的问题。大家知道去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今年是建国的70周年,我们在建国70年里头改革就改了40年。我前一段到北大讲课的时候,有学生就问,中国的计划经济从1953年开始,搞了只有二十五六年的时间,为什么改革改了40年还改不完?我觉得这个问题,还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够说清楚的。因为这个问题:第一,涉及到对改革的定义。第二,中国对改革的目标模式、改革的路径长期存在一些争论,到今天也没有完结。第三,我们对于改革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的认识确实在不断深化。回想起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但是当时我们对于改革的目标模式、改革路径、改革所需时间都没有统一的共识。

  我们在开始改革的时候,实际上思想准备不足,组织准备不足。国家体改委是1982年成立的。体改委成立以后3月25号第一次开党组会。

  两年以后,1984年召开十二届三中全会,做出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这个决定对改革的总体目标包括计划体制改革、价格改革、国企改革、工资劳动制度改革做了很多具体的安排。但是最后也讲了一句话,“中央认为,这些改革应该根据国民经济各个环节的内在联系和主客观条件的成熟程度,分轻重缓急和难易,有先有后,逐步进行,争取用5年左右的时间,基本实现。”5年,即到1989年,跟原来说的还是差不多。

  但是实际上形势发展跟计划完全不一样。到了1986年,体改委主任由李铁映担任。他来的时候,中央也有交代,包括改革大致的时间和要求,但是做了调整。李铁映到了体改委第一件事是组织“三五八”规划,即三年五年八年规划。从1987年再加8年,计划到1995年完成改革。当时搞了8个课题组,态度都比较积极。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课题组计划“一年起步,2到4年基本转轨,5到8年巩固完善”。到1995年能够完成。现在回过头来看,中国的改革一直到了1992年才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目标模式。到了2002年十六大宣布初步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在当时讲了到2020年建立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后来再看,“完善”还是太乐观了。十八大改为建立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对于改革无论目标模式还是路径,包括时间都是不断地深化。到了上个世纪末,体改委当时变成体改办,体改战线的同志坐在一起,也是开这样的会。会上李铁映同志提出,我们过去对改革的目标也好,路径也好,难易度也好,看来是看近了,看短了,看浅了。现在看来,发展无止境,改革无止境。

分享到:
上一篇:天河客运站到拱北一天有几班车?时间分别是?       下一篇:没有了

喜堂郑州店  TEL:0371-53737377 / 53737317  E-MAIL:xitang@126.com
                ADD:郑州市紫荆山路72号裕鸿花园D座5层
Power by DedeCms